dwighten

【忘羡】异地

木シ豆ヤ子_一只不会写故事的橙子:

 
01


 


“还有几天就要中考了,老师希望你们报志愿的时候要慎重,有能力的同学最好报二中,离市中心近,升学率还高……”


 


初三的夏天就这样在教室里老旧风扇的呼啦啦声和老师的喋喋不休中,被消磨地接近尾声了。


 


魏无羡从书山里抬头眯着眼看了一眼讲台——只能看到老班锃亮的地中海,于是又把头埋了回去。


 


魏无羡趴着,胳膊肘戳了戳旁边的蓝忘机,说:“不知道老班还要唠叨几遍,不就是为了二中给的指标么……其实一中二中差不多的,你去哪儿?”


 


蓝忘机也抬起头来,目光聚焦到魏无羡身上,“二中。”


 


“哦……”魏无羡笑了笑,好像这样就能完全掩饰住他的失落似的,“二中挺好的,你哥在那读书,你叔父又在那里教学……挺好的,真的。”


 


“你去哪?”蓝忘机问。


 


“……一中。”


 


02


 


“魏无羡你电话要打到几点?”


 


“魏无羡你一直说话还让不让我睡?”


 


“魏无羡你……”


 


“行了行了,”魏无羡抬腿隔着床板踹了一脚上铺的江澄,让铁架床摇晃起来的同时得到了对方的一句怒骂,转头又对电话那头说,“那不早了,挂电话睡吧。”


 


“嗯,晚安。”


 


蓝忘机把电话从一边的肩膀换到另一边夹住,伸手去关台灯的开关,不知怎的就是不想第一时间挂掉电话。果然那头魏无羡又有了声:“开会儿视频吧,我想看看你。”


 


“你呢?”蓝忘机问,“我怎么看你?”


 


正说着视频请求已经先一步发了过去,瞬间被通过后屏幕上就出现了魏无羡的脸。光是从魏无羡下巴那儿打上来的,四周黑漆漆一片,吓得蓝忘机差点把手机扔了出去。


 


好在蓝忘机心理素质过硬,魏无羡的面容对他又是一剂定心丸,这才让他保住了用来维持最后的联系的手机。


 


魏无羡晃了晃手电筒:“我在宿舍的阳台上,拿着手电筒呢!这时候就真羡慕你们这种住自己家的,多方便……”


 


魏无羡说着说着突然停了下来。一中离市中心很远,他自己家自然不可能在这附近,而蓝忘机在市中心的二中,回家很是方便。


 


一中和二中,他们不在一所学校。


 


直到江澄来催魏无羡的时候,两个人才从各自沉默的思绪中回过神来。


 


“我很想你。”几乎是同时。


 


“放假见面。”魏无羡赶紧抢了说。


 


“我等你。”蓝忘机回答道。


 


几乎是落荒而逃般的,关闭了手机的屏幕。当最后的微弱光芒消失后,夜似乎又变回了那个寂静深沉的夜。


 


03


 


宿舍桌上的漫画、杂志早已被整齐的资料、习题取代,魏无羡一边埋身于此,一边忍不住分神去看那个上了锁的抽屉。


 


他亲手把手机锁进了那里。


 


带着他们的约定:“好好学习,考后联系。”


 


他们在赌,赌他们年少的感情和时间距离相比是否不堪一击。


 


“放弃吧,异地恋十有八九不会有好下场。”江澄一边咬着豆浆的吸管,眼睛还在往书上瞟,一边对魏无羡说。


 


“那万一呢,万一我就是那十分之一呢。”魏无羡同样看着题啃着包子回道。


 


只是“万一”,只敢是“万一”。他心里也没有把握,不敢说出“一定”这个词语。即使是抱了必胜的决心,也不敢草率地给一切变数下一个绝对的结果。


 


即使年少轻狂,即使无畏张扬,也不敢妄下断言。


 


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学习不要多想不要多想不要多想。


 


魏无羡只好给自己催眠。


 


04


 


你说一座小城还能有多大呢?


 


为何城中和城东,却像是隔了一万光年?


 


魏无羡高三过得很充实,自我麻醉着只要用忙碌填满每一秒,就不会有时间去思念。


 


“你这次考的很好,离二中的蓝忘机只差一分,是全市第二。”


 


看吧,好好学习是有好处的,可以时不时从老师口中听到他的名字。魏无羡嗯嗯啊啊得应着老师接下来关于高考的长篇大论,眼睛却始终在努力往老师桌上放着的电脑屏幕那里瞅——二轮统考全市的成绩表——如愿以偿,他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和蓝忘机紧紧挨在一起。


 


05


 


“明天就是高考了,今天你们早回去,不要吃刺激性的食物,多注意休息……”


 


老班在讲台上最后的唠叨着,教室里一片骚动。


 


骚动就骚动吧,反正是最后一次了。老班摆摆手,不愿再多管。


 


“散吧——”


 


魏无羡拎起书包拔腿就跑,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非这样做不可的理由,就是莫名地想要早一步回到寝室。


 


他回来的时候宿舍的其他几人都没有回来,整个屋子空荡荡的,他才突然发现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桌子上一本本仔细做过的习题,以后再也没有用处了。觉着好玩收集起来的一大桶用过的空笔芯,到这个时候才让人发现其数目的庞大。


 


回想起来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


 


教学楼食堂宿舍的三点一线,埋头学习到几近飞升,和每个同学嬉笑怒骂着说过的那些话……还有蓝忘机,他和蓝忘机隔着遥远距离留下的回忆。


 


等魏无羡回过神来时,他已经打开了那个尘封一年的抽屉,把手机拿在手上了。


 


手机其实是就一把钥匙,封锁着他和蓝忘机的全部回忆。现在被自我麻醉着忽视的那些回忆像潮水一样涌来,裹住魏无羡整个个身体,让他暖洋洋的。


 


晚上早早熄了灯,以保持最好的精神状态来迎接考试。


 


魏无羡躺在床上,手里还攥着手机。终于下定了很大的决心,魏无羡按亮了屏幕。


 


虽然现在发消息蓝忘机肯定看不到,但他还是要发,做完这一切后松了一大口气,放下手机准备睡觉。


 


刚刚熄灭的屏幕突然又亮了起来,魏无羡惊讶地看了一眼,接着抑制不住地躲在被子里笑了起来。


 


“加油。”


 


“加油。”


 


06


 


“你说我们异地了三年,现在终于在一所大学了,什么感受?”


 


“从来没有异地。”


 


“啊?”


 


“我们一直,不曾有过距离。”


 


蓝忘机戳了戳自己的心口,又将手指点到了魏无羡的心口上。


 


fin.

苍煜:

云深有叽初长成

好像很久没更新了哈哈哈哈【苍蝇搓手.JPG】

阿葳葳葳:

干脆一口气发了

p1是迟到的520和521

这里也再说一次感谢大家的生日祝福啦/////////

【忘羡】暗杀(杀手夫夫复仇记)终章(HE完结)

景子酱:

前文




终章




蓝忘机上身只穿了一件简单的白衬衫,而不是平日里穿的有蓝氏家纹的正装。黑色的西裤笔挺熨帖,随着他走动的步伐,隐约勾勒出布料下流畅的线条。余光瞥到来人走近,魏无羡缓慢而僵硬地转身,把墨镜往下移了移,贼兮兮地从墨镜上沿往外看,只见一件没有任何褶皱的雪白衬衫,纽扣跟往常一样,扣到了脖子下第一颗,再往上,就是一双色若琉璃,冷若冰霜的眼睛,熟悉的无波无澜,看不出丝毫情绪。


魏无羡干咳一声,重新把墨镜抬上去,遮好,人五人六道:“这位先生,你……哎哎哎干什么呀?疼!”


蓝忘机一把扣住了他的右手腕,用力之大,跟他清冷淡然的面容完全不符。魏无羡正想伸出另一只手去拽他,才发现左手还半抓着那本书不放,一时进退两难,只能向小姑娘投去求救的眼神。


隔着厚厚的墨镜,小姑娘根本看不见他眼里有什么戏码,一门心思都放在蓝忘机身上——这人衣物上并没有表明身份的家纹,但她在书摊故事本中浸淫许久,看这双浅琉璃似的眼睛,眉目昳丽却面无表情的脸,再看这干净得令人发指的衬衫,心里就已经把他的身份猜了个七七八八。


但如果这人是蓝忘机,那被他紧紧抓着的这个人又是……


身材高挑,言辞洒脱,眉眼秀逸转盼多情,还有……极其,极其怕狗!


小姑娘啪地把书一摔,后退两步,睁大了眼惊疑不定道:“蓝,蓝夫人?!”


魏无羡:“……”


真不公平!为什么都说蓝夫人没人说魏夫人呢!


看了这么久的故事,没想到猝不及防地见了本尊,她一时语无伦次,卖书时的能言善辩全部吞进了肚子里,结结巴巴道:“含,含光君,还有,还有夫人,啊不对……”吞吞吐吐了半天她才反应过来这时候自己该避避嫌,立马把手中的书往蓝忘机怀里一塞,东西也不收拾,一推椅子,风似地往外跑了出去。


魏无羡大喊道:“喂!这书没给钱呢!”


小姑娘遥遥喊回来:“送给你……送给你们了!”


见这书摊上只剩两个人了,魏无羡强定心神,默念了三次“不要怂”,别过头避开蓝忘机的视线,斟酌着开始讲理:“蓝湛,你先松手……哎你别拽我嘛!等一下!我自己走!喂!”


蓝忘机恍若未闻,根本没有松手的意思,死死抓住他手腕就往外拖,怀里还抱着那本封面花哨的书。路上的人本来挤挤嚷嚷地堵得很,正蜗牛似地往前挪,但见这衣着姿态判若云泥的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过来,都不自觉地往旁边让了让,腾出一条道来,刚好够魏无羡做无谓的挣扎。


路边一个玉雪可爱的小孩子窝在大人的怀里,嘴边还沾着手里梅花糕的豆沙馅,突然见有个半仙毫无形象地扑腾着招摇过市,一时间糕都忘了吃,伸手指着那人,脆声问道:“这个大叔是怎么了哦?”


抱着她的女子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一身稀里哗啦神棍行头的魏无羡,再看衣衫一尘不染,神色凛然的蓝忘机,了然地摇了摇头:“喔唷,肯定是偷人家东西跑了呀,被人抓住了么,要带回家好好教训的。”


小孩点了点头,低头咬了一口糕,也学着感慨道:“这样哦……唉。”


……这样什么啊!不要想当然好吗?还有你这么点年纪叹什么气啊小豆丁!魏无羡刚想大声辩解一下,旁边又有人哔剥嗑着瓜子道:


“啧啧,这是干什么呀干什么呀?”


另一个胖乎乎的大妈俨然一副看尽世事的样子,不容置喙道:“喏,你看,前面这人,一脸丢了老婆的苦大仇深样,对伐?再看后面这人,多少心虚的啦,想跑都跑不掉,我看哦……这人肯定是抢了人家的老婆嘛。”


……这他娘的。


自己好歹也算有副好看的皮相,平时动动嘴皮子,逗小孩子小姑娘轻松得很,怎么换身衣服戴副墨镜就能害人丢了老婆?!一堆人都觉得蓝湛把自己拖走是理所应当?也没个人见义勇为一下?妈的这个看脸的世界!


虽然街上的人都认不出自己——当然认出来了魏无羡也不会在乎,但蓝忘机大庭广众之下,当街拖一个中年神棍回蓝家……这听起来可是相当猎奇,如果被人认出来,含光君以后就不用见人了。魏无羡沿路讨饶不成,开始晓之以理,痛惜道:“蓝湛,你完了,你这个样子要是被人看见……”


蓝忘机头也不回,手上又将他抓得紧了些,恶狠狠道:“早完了!”


听见这话,魏无羡愣了一秒,才后知后觉地感到手腕上传来的酸痛,不由得哀声道:“蓝湛,你松一松嘛,疼。”


他这声唤得不像作假。闻言,蓝忘机顿了顿,稍稍减了手上的力气,往前一滑,转而扣住了他的手指,指节收拢紧紧握住,再不松开了。


两人掌心相碰,温暖干燥的触感有些麻麻痒痒的,一路从手指酥麻到心尖。魏无羡心里蓦地一软,也忘了挣扎,脑海中恍惚片刻后,朦胧地想:“……不如,就让他这么抓着吧。”


过了人群最密集的一条街,再往前,左右就多出了不少口巷,零零散散地分流了拥堵的人。魏无羡刚刚经历了聚众围观的高峰期,已经有种曾经沧海的四大皆空感,再说他一向心大脸皮厚,含光君都不在乎形象了他还纠结什么?所以这时也放松下来,任由蓝忘机一言不发地拽着自己埋头往前走,心里正盘算着待会儿怎么找个合理的说辞,注意力就被一阵醇厚的淡淡酒香分了过去。


很好闻,很熟悉。魏无羡正努力回想着这香味是什么酒,忽然瞥见身边一条口巷里的店家无一例外,店门口都斜斜插着高低错落的酒招,其中一家的门口还放着几个大小不一的,圆滚滚的酒坛子,大红封口衬着釉色光泽的坛身,鲜鲜亮亮的很是夺目。


他瞬间就想了起来。


他刚来姑苏不久,置办了这身掩人耳目的行头之后,一心全是该怎么打听蓝忘机的消息,睡觉吃饭都胡乱糊弄了过去,也没再想过从前心心念念的姑苏陈酿。这时偶然撞见卖天子笑的酒家,香气还追出巷子到了鼻尖,他也不管这时的处境,立马就走不动路了。之前他被蓝忘机拽得踉踉跄跄,毫无后退的余地,现在却硬生生地把他拽了回来。


蓝忘机停在原地,回头,面无表情地看他。


魏无羡刚想耍个赖求个情,来个掳人途中的酒歇,才反应过来自己口袋里根本没几个钱,能不能买得起一坛酒都是问题,想好的说辞顿时卡住,底气更不足了。他正斟酌着该怎么开口,而蓝忘机在默默看了他半晌之后,转身就拉着他折进了酒招翻飞的巷子里。


魏无羡:“!!!”他感激涕零,特别想鼓鼓掌,无奈一只手还被紧紧握着,只好作罢。


店里都是姑苏有名的陈酿,因此也仿了古制,陶瓷的酒坛子高低不同地放了满架。这时候前堂的人不多,柜台后的老板娘见蓝忘机进来,眼睛一亮,笑眯眯道:“天子笑?这次还是两坛?”


还是?两坛?


云深不知处禁酒,蓝湛他不仅犯禁,还犯双份的?再说自己不在的时候应该没人陪他喝酒……那他买两坛做什么?剩一坛酹地,自己对月空酌么?


魏无羡看了蓝忘机一眼,后者平视前方,依然没什么多余的表情。


“呃,不了,这坛子重,两坛怕提不了……”魏无羡想了想,还是忍痛割爱,正要把老板娘放上柜台的两坛酒推回去一坛,却听蓝忘机终于开口:“请再多来几坛。”


魏无羡:“……啊?”


这时虽然已经入了夜,但还没到云深不知处宵禁的时候。泽芜君刚去兰陵赴清谈会,蓝启仁被请走授课讲学,从不间歇的功课暂时停了几天。而更妙的是,含光君也不在——


一群小辈推推搡搡左顾右盼地进了云深不知处的大门,留守的蓝景仪见四周无人,也顾不上关门,踮起脚往一堆素净白衣的中央拼命看,急切问道:“怎么样?买了吗?”


“买了买了!”蓝思追应声将手里的酒坛子提得高了些,露出鲜红的酒封,在一式的雪白中格外显眼。见偷偷买酒喝的计划成功了大半,蓝景仪一拍手,全然忘记“云深不知处禁喧哗”的家规,伸手去接那个酒坛子,喜滋滋地大声道:“太好了!好不容易含光君出门了,估计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总算可以……”


他还没说完,蓝思追突然把酒坛子抱回怀里,一下子蹲到了地上,躲在了一群人中间。


蓝景仪没接到酒,十分不解,嚷道:“怎么了呀?怎么了呀这是?”见站在他身前的人都呆若木鸡地将目光越过他,入定似地愣在了原地,便疑惑地转过身看了一眼,顿时吓得往后一个踉跄,重重踩上了另一个人的脚,那人倒吸一口冷气,却愣是张着嘴出不了声。


一个瓜皮帽圆墨镜灰长衫的神棍被拖进了云深不知处。


拖的人是含光君。


含光君一身常服。


手里一本封皮花里胡哨的书,还提着好几坛子酒。


看一群小辈表情先凝固后崩裂,魏无羡觉得很有必要解释一下,至少救一救蓝忘机的形象,还没来得及开口,蓝忘机就拖着他往蓝家子弟日常起居,外人不得进入的西苑径直走去,自始至终,没有分给旁人一眼。


小辈们:“?!”


魏无羡:“……”


他开始怀疑蓝忘机是不是喝醉了。


过了许久,蓝思追抱着酒坛子幽幽地探出一个脑袋,见两人已经走远了,才茫然地小声问道:“怎,怎么回事?”


周围一圈人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纷纷摇头,原地站定,眼神诡异地目送着蓝忘机抓书提酒拖人进了西苑。


云深不知处曲径通幽,魏无羡年少求学的时候无聊,兜兜转转摸了个遍,唯独西苑,除了刚来第二天提酒翻墙误闯了一次,此后就再也没有进过。现在他根本不识路,直到被拖进一间屋子,迎面而来就是一股清清袅袅的檀香气,才反应过来这是静室。


进了卧室,蓝忘机把酒坛子放在一边,一甩手,重重地把魏无羡摔到了床上。魏无羡并没有摔疼,还是装模作样地哎哟了一声,正想打个滚撒个娇,岔一岔话题,却看见蓝忘机站在床边,正居高临下地望着他,琉璃色眼中情绪晦暗不明,顿时就没了开口的勇气,坐起来往后缩了缩,抓过身边两个枕头的其中一个,挡在身前道:“蓝湛,蓝湛你先听我说……”


蓝忘机静静地看着他,默然不语。


魏无羡深吸了一口气,将抱着的枕头丢开,在床上膝行了几步,一把抓过蓝忘机的手,道:“我发誓,我绝对不是故意要丢下你的……我喜欢你,特别特别喜欢你。我说过很多遍,但每一次都是真的,没有一次是一时兴起,也没有一次是闲得无聊想逗你玩。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对你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都是认真的,跟小时候不一样……其实,那时我经常故意惹你生气,就是想让你看看我。我知道,现在你肯定还在生我的气,但我不知道你还愿不愿意……唔!”


蓝忘机就着这个姿势,单膝跪到了床上,一把将魏无羡抱紧,狠狠地堵住了他的嘴。 


魏无羡没来得及说完自己的问题,但答案已经不言而喻。


两人亲吻过很多次,但从未有过现在这样的感受。之前每次听蓝忘机说起“以后”,魏无羡都会有一种愧疚的荒谬感,像是不知好歹地贪图了一个天长地久的梦境,在梦里却清醒地知道这东西不属于自己,所以不甘又心虚——


而现在他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名正言顺地,想象以后会如何了。是真正的来日方长,他可以不紧不慢地想,想上一辈子,有人陪他一起想。


待两人稍稍分开一点后,魏无羡轻喘了一口气,余光瞥见旁边放着的酒坛子,不知想到了什么,眼底隐约泛起笑意,道:“蓝湛……”


“嗯?”


“天子笑,再分你一坛……嗯,都给你也成,不过这次……不要当做没看见我行不行?”


 


END.




————————————————————


终于写完了……真有点舍不得呢……


当然,之后会有加糖的番外啦=w=